光明網:南朝“國保”石刻遭盜拓,戳中了多少文保軟肋?

時間:2019-10-11 08:50 發布于:評論頻道 編輯:朱昌俊? 來源:中國都市文化界網

據澎湃新聞網報道,國慶假期期間,位于江蘇丹陽、矗立1500余年的國家文物保護單位——南朝石刻,遭到多名外地大學生非法拓印,這一行為所幸被制止,但消息傳開后仍引發公眾熱議。10月8日下午,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文物科科長張益回應,涉事的某大學帶隊老師已經來到丹陽,其解釋稱是課堂結合野外進行“游學”,將南朝石刻拓片用于學習研究,“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違法”,對此感到抱歉。

按照專家的說法,文物拓印需要專業人士操作,并采用專業技術,否則會對文物造成污染、損壞。因此,文物拓印必須文物部門批準。一群大學生在未經批準的情況下就對南朝石刻進行拓印,這確實違反了相關規定。不過,鑒于涉事大學生是將石刻用于學習研究之用,而非用于商業販賣,并且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為之,當地文物部門只是擬對該行為作為相應的行政處罰,也算是罰過相當。

不過此事還是給文物管理和保護上了一課。比如,其中有一個細節,涉事老師自述其已研究南朝石刻很久,此番是課堂結合野外進行游學,只是沒有意識到自己行為已違法。一方面一名專業老師對于文物拓印的相關規定缺乏足夠的了解,這是專業素養上的瑕疵;但另一方面,連專業人士都不是很清楚相關文物保護的規定,這是否也說明一些規定或說是常識的普及還不夠?退一步講,專業人士都可能糊涂,一般人是否更難以弄清這里面的界限?要知道,南朝石刻不同于一般保存于室內的文物,而是常年暴露在野外,普及相關常識,其實也是提升文物保護水平不可或缺的一環。

另外,有關石刻文物的保護,其中的復雜性必須被正視。比如,丹陽市相關部門負責人就透露,十多年前當地就曾邀請全國各地權威文保專家,就丹陽的南朝石刻保護問題進行論證。但“由于專家們的意見存在分歧,最后,不了了之。”顯然,保護方案在長達十余年時間里“不了了之”,也成了此次被大學生私自拓印的一個重要誘因。這種局面應該早日終結,不能等到造成不可逆的損害后再來“亡羊補牢”。

事實上,就拿石刻拓印來說,當前的管理上也多有模糊空間。前幾年,媒體就報道了陜西昭陵博物館內有人私自拓印國家一級文物拓片,并以高價對外出售,最終該博物館有多人被追責。但是,“不守規矩的,并非昭陵博物館一家”,像陜西碑林博物館也曾爆出同樣的問題。有業內人士透露,為研究、展覽而拓印文物,在不對文物本身造成損壞的大前提下,不履行報批手續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。而除了館藏文物,還有一些文物碑刻散布在野外,拓印過程中的監管,目前仍屬于空白——這次事件也正是由于文物愛好者的舉報才被發現。在這個意義上而言,石刻拓印的規范管理,顯然還需要系統性的強化,尤其是博物館等保護機構不能帶頭違規。

這次事件未對南朝石刻的本體造成損害,已是萬幸。但它所帶來的教訓和啟示,不該僅僅是對涉事的學生和教師。石刻文物到底該如何得到更妥善保護,文物拓印需先審批的規則該如何嚴格執行,用于研究目的拓印和必要保護之間該如何平衡,這些都是這次意外事件背后所亟待正視的大問題。


1
3
澳門巴黎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