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城晚報: 大學師生盜拓文物多個問號須拉直?

時間:2019-10-12 08:14 發布于:評論頻道 編輯:A001? 來源:中國都市文化界網

今年國慶期間,一位網友在丹陽尋訪南朝陵墓石刻時卻發現,一群人正在三處石刻前拓印。遭到拓印的石刻包括梁文帝蕭順之建陵南側石刻、梁武帝蕭衍修陵石刻、梁簡文帝蕭綱莊陵石刻以及建陵文物保護標識碑,均有一千多年歷史。當了解到他們未經文物部門許可,屬于非法拓印后,這位網友便告知了當地文物部門。隨后,文保員趕到制止了盜拓行為,并記錄下車牌號報警。多名大學師生因盜拓文物引起爭議。(10月10日中新網)

據稱涉事帶隊老師已經到丹陽道歉,并解釋稱其研究南朝石刻很久,此番是課堂結合野外進行游學,將南朝石刻拓片用于學習研究,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違法。專業人士如此,一般群眾更是迷惑不解了。

我國有拓印的悠久歷史,現存最早的拓片“溫泉銘”本身就是珍貴的文物,杜甫詩中有“嶧山之碑野火焚,棗木傳刻肥失真”記述拓印的詩句。印刷術出現之前,古代留存下來的很多文字都刻在石頭上。拓印技術的出現,讓石刻碑文得以流傳。而且,古代文廟中的經碑石刻,主要功能就是讓學生們拓印做課本用。許多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在拓印石刻碑刻,并作為紀念商品出售。因此,不少人認為,石刻承受不了拓印,卻為何能在露天日曬雨淋?讓學生拓印古代石刻碑文,是在傳承、弘揚中華文化,一定程度上還能防止風吹日曬的古代文物在歲月的風化中漸漸遺失,明明是好事一樁,怎么成了違法、盜拓呢?

這就需要認真分析。從法律角度看,2011年,國家文物局就發布了《文物復制拓印管理辦法》,明文規定:“為科學研究、陳列展覽需要拓印文物的,元代及元代以前的,應當翻刻副版拓印;元代以后的,可以使用文物原件拓印。在文物原件上拓印的,禁止使用尖硬器具捶打。批量制作文物復制品、拓片,不得使用文物原件。”“復制、拓印文物,應當依法履行審批手續。”稱得上詳細而具體。這群大學生拓印的石刻距今一千多年,顯然在禁止之列。擅自拓印文物,的確是違背了法律規定。

從專業角度上看,拓印是門技藝,哪些文物可以拓印,用什么樣的工具、方法都大有研究。正確的傳拓方法及適量的次數對石刻的損害微乎其微。尤其是在現代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背景下,盡量使用先進辦法、尖端科技保護文物原貌,在盡可能降低對文物損害的基礎上拓印文物成為共識,而這群大學生拍打文物、墨汁流淌滲入石刻內部,雖然未對文物本體造成損害,但對其外觀造成影響,實不可取。

大學師生盜拓文物凸顯文保意識薄弱,但僅僅批評隨意拓印者是遠遠不夠的。要知道,此事曝光極具偶然性,如若不是那名網友報警,恐怕涉事師生及看見了的群眾都不會覺得有什么問題。以此類推,有多少人知曉并遵守文保法規?又有多少文物在被非法拓印乃至漠視?……中華文化歷史悠久,文物眾多,點多面廣,保護難度大。如何妥善保護文物、弘揚傳統文化,在法規宣傳、監管落實、日常維護、群眾意識提升方面都存在諸多問題,此事提醒我們必須高度正視并改進。


1
3
澳門巴黎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