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物“變臉”背后是“人心之變”?

時間:2019-10-12 08:15 發布于:評論頻道 編輯:蔣涵辰? 來源:紅網

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古城標志性建筑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拱辰樓“拱辰門”牌匾被改為“巍山”一事在當地引發輿論爭議數日后,官方正式回應稱,將恢復“拱辰門”字樣。10月9日晚,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@名城巍山發布了《關于恢復拱辰樓“拱辰門”字樣設置的情況通報》。(10月9日 澎湃新聞網)

縱觀整件改名事件,無論從國家文物保護法的相關規定角度,還是從當地人民的感情角度,抑或站在尊重歷史的高度,“拱辰門”搖身一變成“巍山”都顯得太過輕率,既不合法亦不合理。為何有關部門之前還要一意孤行?

從10月8日云南省新聞門戶網站“云南網”刊發的《“拱辰門”改“巍山”?文物豈能隨意變臉》評論文章中,我們可以了解到所謂“文物本體”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,而有關經濟方面的原因,諸如轉化為旅游資源,助力經濟發展也略顯牽強。

依筆者愚見,拱辰門的短暫消失,600多年文物“變臉”背后,折射出的是人心的改變。

首先變的是那一顆敬畏歷史、敬畏文化的心。資料顯示,拱辰門是始建于明代、有著600百多年歷史的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。盡管它曾遭受火災,悉數盡毀,盡管今天乃至后人看到的只是恢復重建的城樓,但只要“拱辰門”牌匾仍高懸于城墻之上,這段歷史就還在。拱辰門的消失,意味著與此相關的一批歷史文化遺產的沒落,多少年之后,它們或許就成了過眼云煙。簡言之,對這類文物改名的代價便是失去歷史文化。

如若果真換成了“巍山”,想必用不了多久,天下人只知巍山,而不知巍山曾有一座拱辰門。無言的歷史不會傾訴,誰會在數年之后為它發聲?又有何人能擔負得起之一段歷史文化的消逝?守住這一份對歷史,對文化的敬畏,很大程度上就是留住我們民族的根。

其次,敬畏之心的淡化帶來的,往往就是急功近利的浮躁之心。相關部門一開始給出的改名理由是助力巍山經濟社會大發展。的確,一些地名的改動,帶動了所屬地區的經濟發展,但是,與此同時也存在兩個問題。其一,地名與文物還是有著本質差別,改地名的方法不適用于文物。文物其名,自古有之,就不應改動。其二,即使要發展旅游業帶動地區經濟,宣傳造勢無可厚非,但不能因此本末倒置,歷史文化以及它深厚的底蘊才是真正能吸引游客的。擅改拱辰門之名,無異乎自斷文脈,相反,唯有以此類文物為基石,打造歷史文化旅游項目才是為長遠計。

拱辰門陪巍山民眾走過了600多年的風風雨雨,可以說它蘊藏著人民的情感,寄托了人民的鄉愁,如此一夜之間說換就換的“文化強拆”,總會令人在感情上難以接受。如若實施主體能在征求專家及社會各界人士意見的基礎之上,更廣泛地聽取民意,多一份關心,多一份對大眾感情的照顧,也許這一切根本不會發生。

令人欣慰的是,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已發布《關于恢復拱辰樓“拱辰門”字樣設置的情況通報》,將恢復“拱辰門”字樣。能接受群眾意見的政府,依然是值得我們信任與支持的,在這件事上要為當地政府點贊。

最后,借用彩云網評針對此事的一句話,拍腦袋、想當然地亂改名乃至借保護、發展之名行破壞之實的文保亂象該終結了。


1
3
澳門巴黎人